搜索:
【我们的生活】(11)


  李鸣认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女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还算苗条,
样子不太出众,但是特别有女人味,所以走过来都没有让李鸣仔细观察。李鸣摆
摆手说:「不是的。」原来她觉得自己是这里的健身教练,刚才的一幕,肯定觉
得自己在勾引女学员。女人继续问:「那刚才的是你的女朋友吗?」李鸣听了这
个问题,不知怎么回答,只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女人掹着嘴呵呵一笑:「哦,我
知道了,你可以不用说了。」李鸣觉得这个女人挺搞笑的,也就懒得去解释,继
续自己的仰卧起坐。女人下了跑步机,来到李鸣身边,问:「帅哥,可以跟你加
个微信吗?」李鸣做完一组起身,就从旁边的袋子里取出手机,两人加上微信。
  女人伸出跟李鸣握了一下「吴小琪!」
  「李鸣!」
  两人相互介绍完毕,就各自锻炼着,自然也是有说有笑的。过了一阵,李鸣
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也给吴小琪打个招呼。吴小琪就
提议一起,李鸣也自然很乐意的接受。走之前,李鸣也又给杨芸打了电话,结果
杨芸早已离开了。吴小琪同李鸣来到车库,看到跑车,说:「你这车不错嘛!」
  李鸣摇头说:「这车不是我的,我是穷得要死,是我一个朋友的。」吴小琪
就「哦」的一声,不再询问。
  一路上李鸣同吴小琪一样有说有笑的,本来李鸣没什么心情撩她,对她更是
没有兴趣的,只是准备送她回家而已,不过看她这么热情似火的样子,就忍不住
用手摸在她大腿上。心里想着:如果她躲开,就不再碰她;如果她生气,就叫她
下车,有多远滚多远。吴小琪没有如李鸣的愿,反而很主动的把腿靠向他自己。
  李鸣自然就继续在她大腿上揉捏,随后就放开她的大腿,索性从领口处伸进
去揉摸她的咪咪,也不管她是否愿意。
  到了她家小区车库,吴小琪算是拉着李鸣来到自己家中,李鸣也就逆来顺受,
心里想着来一发也好,于是刚进门之后,李鸣就迫不及待的脱下她的短裤以及内
裤,只露出自己的鸡巴,裤子都没脱下,二话不说就插进她的小穴里面,一顿的
狂插猛干,吴小琪的浪叫声开始响起。吴小琪抱着李鸣的头,在他耳边说:「啊
……嗯,我……啊!我想把手机……直播打开,可……可以吗?」李鸣听了,停
止抽插,还惊讶的问:「你是玩直播的?」吴小琪「嗯哼」着点点头:「别停下
啊,好舒服的!」说完自己下身用力的迎合了几下。李鸣灵机一动,带着淫笑说:
「那不然我再叫一个朋友过来一起玩吧。」吴小琪娇羞的说:「你真讨厌……
  啊啊……」话还没说完,李鸣的鸡巴又重新大力抽插起来,让吴小琪又是一
阵浪叫。趁吴小琪调试手机镜头时,李鸣拿起电话开着免提就给张涛拨打了过去,
边说话时还前后动着腰身抽插着吴小琪。
  「涛子,现在有空没有?」
  「我靠,叫的这么大声……你太妈玩的这么愉快,来问我有空没有?」
  「你要有空,就赶紧过来呗,人家还是网红主播。」
  「地址发过来,一会就到。」
  吴小琪听着李鸣讲电话,一边被插着一边用手在李鸣的胸膛上捶着:「你个
坏人……啊啊……你好坏……啊啊啊……讨厌,操死我了!啊……好爽,你讨厌,
坏人……」待李鸣电话讲完,吴小琪也就不再跟李鸣打闹。
  这时,吴小琪拿出床头的口罩让李鸣带上,继续被操着就开始了直播,狼友
们一进直播间就看到这么激情的画面,自然是欣喜若狂。当然各式各样的人都有,
有辱骂她的,也有赞美她的,还有不停给吴小琪刷礼物的。
  李鸣看到手机屏幕里的吴小琪,心想:现在这手机的美颜功能太强大了,这
么一个姿色平庸的女人立马就变成了绝对的网红美女。李鸣不再乱想,一边狂插
一边拍打吴小琪的屁股,不到五分钟,吴小琪就把鸡巴从小穴里抽出来,一股淫
水喷射而出,在地上和床单上沾的到处都是,连手机屏幕上沾到了。看到吴小琪
潮吹,更加激动的是直播间的狼友,准确的说比李鸣和吴小琪都要激动,可能是
因为他们觉得自己都出了力。
  李鸣见吴小琪喷射的差不多了,又对着小穴洞插入进去。没一会,屋外响起
了敲门声。李鸣知道应该是张涛到了,于是抱起吴小琪,边走路边插着走到门边。
  张涛进屋,见到这种画面,也不惊讶,只是大笑着说:「鸣儿,现在这么厉
害了,这小肌肉练的不错啊。」说完也伸手拍打在吴小琪的屁股上,顺便也摸起
来。然后张涛边脱衣边往屋里面走,看到支架上的手机,张涛又是一惊:「这真
还玩着直播呢?确实够刺激的。」
  李鸣示意张涛拿床头的口罩带上,然后就把吴小琪放到床上,又继续抽插起
来。张涛带上口罩,就把鸡巴凑到吴小琪嘴边,吴小琪也不抗拒,张大口就把张
涛的鸡巴含进嘴里吮吸起来,发出「嗯嗯嗯」的鼻音,然后时不时的吐出鸡巴,
露着很享受的表情,对着手机屏幕大声说话,同狼友互动,希望大家多多刷点礼
物。李鸣这时猛的拔出鸡巴,起身到吴小琪脸旁,一股精液射出,喷在吴小琪脸
上,甚至眼角和眉毛都是精液。张涛见李鸣空出位置,立马抬起吴小琪的双腿又
猛烈的插入进去。李鸣也不闲着,取下手机转换摄像头,对着张涛和吴小琪就是
各种角度各种位置,拍的清清楚楚的给视频房间的狼友欣赏,还不时的同狼友们
交流。以前李鸣跟视频房间里的狼友一样是观众,现在他是主持人,自然很热心
的替各位狼友着想,多挣点福利,如此一来,刷礼物的狼友就更多的。
  李鸣休息足之后,又去搞了一次吴小琪,见时间不早了,也就穿好衣物留下
吴小琪和张涛自行离开。在楼下时,伸了伸懒腰活动下筋骨,刚刚的折腾让他身
体感觉不灵活了。给周琳去了个电话,相互问安之后,李鸣突然觉得内心一阵空
虚,突然不知道该去往何处。于是开着跑车在城里到处乱逛。逛到江边,突然发
现已经来到莎莎家附近,一阵心起,就给莎莎打了个电话。
  「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吗?是不是我不找你,你就不会找我呀?」
  几句话把李鸣说的是哑口无言,顿了好一会才说:「肯定不是的,最近我不
是在锻炼身体嘛,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都用这上去了……你在家吗?」
  「在家呢,跟一群朋友一起玩呢,你想来一起吗?」
  「想啊,正好我在你家附近呢!」
  「那你自己上来吧!」
  李鸣进了莎莎家门,就见到十来个人,女的居多,在客厅端着红酒杯,有说
有笑的聊天。每人都着睡衣打扮,这就是传说中的睡衣party吧。李鸣进了
客厅,就冲上来三个女生,一下扑倒李鸣,一分钟不到就把李鸣脱的只剩下内裤,
莎莎在一旁好笑,走到李鸣身边递过一条至膝短裤。李鸣边穿上短裤边说:「你
这些朋友够厉害的呀,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变成这样了。」莎莎没有接李鸣的
话,红酒杯换了个手,摸到李鸣的胸膛上:「你还真下苦功夫了,看来成果不错
啊,比之前可壮了不少啊。」听完莎莎的话,李鸣有点得意的笑了,然后捂着嘴
在莎莎耳旁说:「没错,确实壮了,连鸡巴都比以前粗了一圈。」莎莎听了,笑
的媚颜如花。李鸣坐到沙发上,也端起一杯红酒,一边跟其他人聊天一边打量着
每个人。虽然大部分都不认识,认识的也就是上次张涛相亲饭局上见过的一人,
但利用好自己的情商,跟这些人交流在一块,还是没问题的。
  在打量每人时,男的自然被李鸣忽视,看着这些穿着丝质睡衣睡裙的美女们,
摆着各种不同的姿势,有跪着的、有趴着翘臀的、有翘脚的,这些都让李鸣内心
有些想入非非,但在表面上还得装成若无其事,继续与其他人聊天嬉笑。这时,
李鸣一阵尿意,于是起身到一个次卧旁边的洗手间撒尿。次卧的门没有关紧,留
着一条细缝,里面也传出来女人的呻吟。好奇心让李鸣轻轻的推开一点房门,看
到一个男人正挺动着腰身,来回的抽插着女人,女人的丝质睡裙被推到胸上,腿
被张的开开的,黑色的透明内裤都没有脱掉,露出一脸舒爽的表情。李鸣定睛一
看,这个女人好像就是张涛的相亲对象杨莹,这下到让李鸣吃惊不已,于是连忙
轻轻的关回门缝,自己进入洗手间。
  撒着尿的李鸣,心中一阵矛盾,不知该如何自处了,按说她们的这些聚会发
生点这种事情,是再正常不过了。不过现在跟张涛扯上了关系,他是自己最好的
哥们,就让李鸣心里极为矛盾,脑中也在思考着这事要不要告诉张涛。想着:张
涛此时或许还在跟吴小琪操着屄,他的女朋友也在这里跟别的男人淫乱。李鸣摇
了摇头,同时展开了联想,如果自己和周琳也变成这样怎么办?李鸣回答不出来
这个问题,自己是什么德行就不用说了,周琳肯定不会这样乱来的,自己不应该
有这么一丝丝的念想,因为他完全不敢想象周琳会像这样淫乱。做完各种设想之
后,李鸣又摇摇头,觉得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心中也打定主意暂时不会对张涛
说起这事。
  李鸣开门出了洗手间,就碰到上次一起吃饭的女生,女生有些紧张,看着李
鸣又看着次卧的门,李鸣明白了她为何紧张,就笑嘻嘻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什
么都没看到!」女生感觉到耳朵里面一股热气吹了进来,弄得她全身酥痒,心里
同时也宽心许多,一下捶在李鸣胸膛娇羞一声,就自己回到客厅沙发处。
  此时不知是谁提议,大家开始玩起了游戏,李鸣不知道游戏叫什么名字,只
觉得这个游戏玩的异常香艳,这种感觉让李鸣心里觉得更加舒服,甚至比直接做
爱更为开心。李鸣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只觉得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也不知
过去多久,李鸣只感觉一阵舒服,如同冬日的暖阳包裹着一般。随着舒服的感觉
加大加快,李鸣皱了皱眉慢慢清醒过来,原以为自己在做梦,结果是莎莎趴在自
己身下舔吸的自己的鸡巴。李鸣笑了笑,摸了摸莎莎的头,把莎莎拉到自己身上
趴着,李鸣抱着她,同时也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天色已经微亮,太阳从东边的山边露出半个头来。李鸣就这样静静的抱着莎
莎沉默良久,莎莎也不询问,两人这样相互依存着,不时的李鸣也点燃一根香烟,
吞吐着烟气。直到李鸣看了看时间,发现差不多了,就准备起身,发现莎莎已经
熟睡,李鸣不愿意打扰,就悄悄的离开。来到客厅,发现到处都是四仰八叉的人,
有两个女人张着腿,露出白色和蓝色的透明内裤,边缘的地方还微露出几个黑色
的毛发,有一个女人更为夸张,手伸进男人的裤裆,应该是一直握着男人的鸡巴。
  李鸣悄悄把沙发边上的衣物拿出来,最后还恶作剧的用脚趾在蓝色内裤女人
的阴部上摩擦了几下,女人只是皱了下眉头,重新偏了偏头,继续睡着。
  李鸣回到单位,忙着自己该做的工作,碰到杨芸两人都相互露着诡黠的微笑,
不过也仅此而已,李鸣也没想对她怎样,虽然杨芸那身材超级诱人。经过一场小
雨,炎热的天气又凉爽几分,晚上睡觉都不用再开空调。这些日子,李鸣都是重
复着在过,没有遇到什么新鲜的事情,先是上班然后去锻炼身体最后回家去。唯
一有区别的,就是周末休息是同周琳在一起。这天,李鸣按照领导的安排,一早
就去接了飞机,送客户到尼洛可酒店,送完客户进入酒店,李鸣望着酒店大堂回
想起上次同莎莎和白姐的激情一晚,感叹了一下,然后就准备开车离去。
  这时,一个男人的手拉住了李鸣,李鸣回头望着拉住他的中年男人,只觉得
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是谁,便问:「您是?」中年男人「哈哈」一笑说:「果然是
你!」中年人见李鸣依然没有回想起来就继续说:「上次在影厅里面……想起没
有?」李鸣听他这样说,就回想起来,不停的点头。中年人伸出手,准备同李鸣
握手,说:「哈哈哈,战友!」李鸣听中年人这样说,跟着就「哈哈哈」的笑起
来,同时伸出手跟中年人握着:「对,战友!」中年人继续说:「老弟,虽然我
们没有交流过,但是你绝对算我的知己啊。你这会有事没有,进去坐坐聊一会吧。」
  李鸣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也就同意跟他去聊聊。
  两人在酒店咖啡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李鸣仔细打量了中年人,没有很
多中年男人的油腻,而且穿着打扮那绝对算是影视剧中成功男人的代表。成熟有
魅力,是李鸣对他的评价。之后相互做了自我介绍,当然只是介绍了姓名,两人
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询问家庭、生活和工作。这个中年男人叫唐天云,也就是周琳
公司的老总。唐天云说:「小李啊,我们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知己了。你我都没
有约定没有商量好的前提下,能有如此的默契,让我真的很惊喜,你还是第一个
我遇到的这样的人。」唐天云这样说得李鸣很不好意思,本来这个事情又不光彩,
但经过唐天云这么一说,好像有点水泊梁山聚义的感觉,他找到小弟,自己找到
大哥了。
  两人继续的交流着,也闲扯了许多,不过也算是相谈甚欢,这时唐天云喝了
口咖啡,说出了他内心深处的话:「小李啊,我也不怕你笑话我,你唐哥我有点
不足为外人道的小癖好。」唐天云以为李鸣会问他是什么癖好,哪知李鸣直接说:
「是否是喜欢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那什么?」唐天云听完,一拍大腿:
「小李,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说完用咖啡杯代替酒吧同李鸣碰了一下。唐天
云虽然滔滔不绝的说着,但李鸣心里却有点小九九,心想:你自己爱怎么,我管
不着,不过你想让我把自己女朋友拿出来跟你换,那可不行。
  唐天云低沉的说着:「其实我自己的老婆是一个非常漂亮有气质的人,我能
有今天的成就,她至少有一半的功劳,她家里……但是呢,她就是太强势了,在
家里压迫的让我踹不过气来,所以我就到处找点乐子,想逃避她给我带来的压力。」
  李鸣放下咖啡杯说:「你老婆就是上次在影厅的人吗?」唐天云摇摇头说:
「肯定不是的,那只是我外面找的一个情人而已。我老婆,整天一副冰冷的表情,
想多跟她温存一下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所以更别说让她来满足我的小癖好。」
李鸣算是听明白了,他想对付他的老婆,但是又没有办法,在他老婆面前又是处
于弱势地位,所以比较苦恼,就对着自己说出来了。
  李鸣笑呵呵的说:「对付女人其实很简单,如果像嫂子这样的女人,想亲热
一下都很困难的话,那可以给她下点春药啊。」李鸣说后一句时,声音小了许多,
也是怕别人听到。唐天云又一次拍大腿,不住的摇头,自言自语的说:「对啊,
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就想不到呢?」唐天云这类社会精英虽然也会乱搞男女
关系,但是放春药这种下三滥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会去想的。唐天云说完就东张
西望的到处看了看,尽量凑近李鸣小声说:「老弟,你能搞到这个药吗?」李鸣
点点头,表示这个不算问题,唐天云让李鸣等他一下,然后自己去了酒店前台。
  回来之后就递给李鸣一张房卡,说:「小李,晚上7点,我在房间等你,你
把药给我带来,之后我会约我老婆过来,然后就可以……嘿嘿」唐天云越说越激
动,都开始手舞足蹈起来。李鸣心里觉得好笑,心想这个跟别人一起搞自己的老
婆,居然会很享受。这让李鸣无法理解,更是怎么也体会不到的什么乐趣,只是
能搞别人老婆,却能让李鸣激动不已。
  两人分开之后,李鸣回到单位上班,期间也联系了刘强约定拿药的事情。下
班之后,李鸣先去约定好的地方找刘强拿了药,然后如约去了尼洛可酒店,直接
就上楼进入房间。这个房间也是一个套房,跟上次的房间是一模一样,只是不知
道是不是之前那间。唐天云看到李鸣进来,立马起身露出期待的表情,说:「东
西带来了吗?」李鸣自然的点点头,然后把东西递给了唐天云,唐天云示意李鸣
坐下,说:「一会她来了以后,得委屈你一下,你先在衣柜里面躲一会,别让她
发现,时间合适的时候,我会咳嗽三声,你就可以出来了。」李鸣点头,内心有
些兴奋,毕竟这样来搞别人老婆,还是很让他激动的,说:「唐哥,没事的,这
不算什么委屈,我就等你给我发信号了。」
  两人继续聊着,半小时以后就听到敲门声。唐天云没有说话,只是示意李鸣
悄悄躲到衣柜里去,并大声回答屋外的人说马上就来,还迅速看了看屋内环境,
看是否有什么纰漏。确定好以后,唐天云去开了房门。李鸣在衣柜里,看不到进
来的女人,只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响。女人进入房间之后,就坐到沙发上,对着
唐天云说:「说吧,什么事情?还专门把我约到这里来,在家里就不能说吗?」
  李鸣这时听到一阵细微的倒水声,那肯定是唐天云在给女人到酒,估计已经
把药给下了进去,李鸣捂着嘴止不住的笑,心里还真是很激动,也还感觉很刺激,
然后继续听他俩交谈。
  唐天云把酒杯递给女人说:「爱华,我们也好久没这样好好的座下来聊聊了,
换个环境或许能聊出不一样的心境。」女人冷笑一声:「哼!心境?我还能有什
么心境,这些年你的那些小破事,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我陈爱华什么时候管过
你。但是,你别做的太过分了,你让我眼不见为净也好,居然还这么大张旗鼓的
被朋友给碰到。」陈爱华说的有些激动了,「咕噜咕噜」就把一杯红酒给喝的干
干净净:「我也是要脸面的人!」唐天云连忙又给周爱华到上红酒:「我知道,
最近有些风言风语传到你耳朵里,之前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现在我已经重视
起来,该回避的时候就回避,所以以后肯定不会有这些疯话传出来了。」说完就
坐到陈爱华身边,搂着她的细腰,继续道:「爱华,你是知道的,我最爱的人就
是你,这些年工作一直很忙,咱们虽是住在一个屋里,但见面的机会都是很少,
我心里也苦啊……」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男人的花言巧语,陈爱华也一样。李鸣
悄悄的打开一点柜子门缝,偷偷的望着两人。唐天云果然没有说假话,陈爱华确
实很漂亮,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从唐天云口中得知,应该有三十
五左右了。陈爱华全身都透出一种知性美,不过她的气质给人的感觉总是冷冰冰
的,让人觉得难以靠近。
  唐天云不停的花言巧语,搂着陈爱华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开始陈爱华是
比较抗拒的,慢慢随着药力的发着,陈爱华开始迷糊起来,唐天云每次的抚摸,
都让她身躯一震,还伴随着「嗯哼」之声。唐天云慢慢脱去陈爱华的衣服裤子,
再熟练的解开陈爱华的文胸带,让她全身只剩下一条黑色蕾丝内裤,然后把陈爱
华抱起来,进了卧室去。李鸣见状,悄悄的打开柜门,走到卧室门边继续偷偷窥
探。唐天云趴在陈爱华身上,不停的在她耳边亲吻,再慢慢的往下舔着脖子,最
后不停的吮吸着她的乳头,手指也没闲着,隔着陈爱华的黑色蕾丝内裤,揉摸着
阴蒂位置。快速的揉动,让陈爱华双腿夹紧,腰身不住的扭动,「嗯……啊」的
浪叫声不时的从她口中传出。
上一篇:折磨人的公交经历
下一篇:【我们的生活】(10)

©2014 - 2015 迅雷公寓

www.diguoyese.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