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命书】2-5 口技出色


              (5)口技出色
  林慕飞生怕呛着爱人,又抽出棒子。秦芸坐起来,深喘几口气。那两只白奶
子悠悠地起伏着,奶头倔强地挺立着。
  林慕飞坐下来,说道:「宝贝儿,你不是说爱我吗?拿出行动来。」
  秦芸擦擦眼泪,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跪在林慕飞的胯下,纤手执棒,张开红
唇,踌躇几秒,香舌在马眼上一舐,仿佛一股销魂的电流,电得林慕飞啊地一声
叫,整个身体都忽地一颤。
  秦芸用美目看看林慕飞的脸,香舌在龟头上扫荡着,又上棱沟里探索。舌到
哪里,哪里起电流,爽得林慕飞哦哦连声,双手抚着她的秀发,夸奖道:「宝贝
儿,你好棒啊。你比上次的技术强太多了,你是怎么练成的?」眼前不禁闪过姓
贺的小子的油腻脸。心说,不会有什么情况吧?那我可亏大了。
  秦芸微笑道:「我知道你喜欢这个,特地观看录像,看人家怎么做。那些女
人好恶心,那么不要脸的事儿都干得起来。」
  林慕飞笑道:「那不是不要脸,那叫服侍男人。快点,宝贝儿,我知道你凡
事聪明,舔鸡巴也会比别人舔得好。来吧,拿出你所有的本事,证明我爱我。」
  一按她的头部,按向自己的肉棒子。
  秦芸将肉棒子含在嘴里,像剑鞘套剑似的吞吐着,一张俏脸带着红晕与无奈,
还有羞涩与窃喜。一手固定棒子,一手把玩着男人的两个蛋蛋。
  林慕飞感觉像在天上飞,快活的电流电得他始终在兴奋中。他眼睛半眯着,
看着心上的头部一高一低,带动秀发晃着,带动两只白奶子颤动着,煞是迷人。
  嘴里噢噢地叫着,林慕飞全身肌肉哆嗦着,屁股忍不住一拱一拱着,配合着
秦芸的嘴进出着。
  林慕飞还看到秦芸玩起花样,用舌头顶着,用牙轻咬着,用唇抿着,都令自
己大开眼界,觉得秦芸快成行家了。
  那么,问题来了,秦芸技术飞升,真是单纯地从录像上学的吗?有没有在别
人身上付诸实践的可能呢?坚持不替自己吹的她,怎么可能初次上手就有这种技
巧?
  秦芸又将两个蛋蛋舔来舔去,像玩玻璃球。还将蛋蛋吸进嘴里以舌爱抚,一
手不断撸着棒子,包皮时而盖住龟头,时而露出龟头,马眼激动得冒出水来。
  林慕飞全身紧绷,快要喷出,可心头却一片冰凉,说不出话来,只从鼻间发
出声音。
  秦芸听见,又将龟头套进嘴里,尽情地用舌头舞动,纤手在蛋蛋上搔着,在
肛门上划着,这触动了男人最敏感的神经,林慕飞后脊梁一酸,身子一紧,感觉
自己快要出来了,忍不住站起来,将肉棒刺入秦芸的红唇,抱着她的头,像操穴
一样猛操着,快如疾风,凶如猛虎,一张俊脸兴奋得通红,样子有点可怕。
  秦芸不想吃那东西,想要摆脱,可摆脱不得,对方按着她的头呢,在一阵猛
烈地抽插下,一股股地精液,像奶水一样射进秦芸的小嘴。射得好多,把秦芸的
嘴都占满了,两腮鼓起来。
  林慕飞发出野兽一样的嚎叫,射完之后,拔出肉棒子,带出一些精液,从她
红唇滴下。见她一脸的不满,鼓着腮帮子发愣,冷冷道:「别发傻,快咽下去。
听说这东西大补。你不一直说爱我吗?」
  秦芸这才试探着下咽,但见她的喉头一缩一缩的。一张嘴,残留的液体从嘴
角淌出来,粘粘的,挂起多长,像是蛛丝。
  林慕飞见了,心里异常过瘾,冷言冷语道:「宝贝儿啊,你这样子真性感,
男人见你就想操。」
  秦芸站起来,在嘴角擦上一把,红着眼圈说:「我觉得自己像个荡妇,像个
妓女。」泫然欲泣,娇躯微颤,鼻翼抽着。
  见状,林慕飞又有些迷糊了,连忙将秦芸搂在怀里,说道:「我喜欢你这个
样子,没有女人比你迷人。当然了,你只能当我一个人的荡妇和妓女啊。谁敢碰
你,我打断他的狗腿,割掉他的卵蛋,让他当太监。」话说得很霸道、很有力。
  秦芸回想刚才的服务,胃里的精液味儿向上返,忍不住咳嗽,还想吐出来,
急忙捂嘴。
  转过身,秦芸朝卫生间跑去。林慕飞侧看,她小屁股上紧绷绷的嫩肉,一下
一下游移着。
  秦芸在卫生间半天不出来,收拾自己。林慕飞坐在沙发上吸烟,略有所思。
  刚才的欢爱,自己确实很舒畅,只是,联想到她的浪荡,她的浪叫,她的进
步飞快的口交技术,再想到那个贺少的放肆和那张验孕单,不由得再起疑心。
  ……她在我身上叫得这么开心,会不会也在别人身上叫过呢?她以前没有这
么浪叫过。她的好技术会不会在别人的鸡巴上用过,是不是通过大量实践才有今
天的成绩呢?
  ……她肚子里孩子真是我的吗?有什么可以证明呢?我会不会像猴子一样被
她耍了?我要是真走了,她真会为我守身如玉,坚贞不渝吗?世上哪有一层不变
的事呢?
  一会儿,秦芸出来,穿上内衣、睡衣,又把自己遮个严实。头发梳好,脸洗
得干净,鼻涕样的精液不见了,又恢复成一个正经姑娘。
  林慕飞撑着伤口未愈的身体,吃力套上裤衩,将她抱进房间,二人一起躺在
床上。林慕飞随手又点一根烟抽,抽一口,吐一口的,脸上是茫然而凄然。
  秦芸皱皱眉,用手扇扇烟,嗔道:「你现在怎么还恋上烟了?学我哥呢?」
  林慕飞苦笑,说道:「心烦,抽烟解解愁。对了,秦芸,你哥会不会出卖我
呢?」
  秦芸侧卧着,玉臂环其腰,说道:「你又在说鬼话了。你在这里,我谁都没
告诉。再说了,我哥可是你的大舅子,你们还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他怎么会害
你呢?」
  林慕飞想了想,道:「那他会不会为某种目的出卖我,让警察来抓我呢?」
  秦芸坐起来,翘起红唇,说道:「你啊,是不是哪根筋不对劲儿了?又在满
嘴跑火车。」用手摸摸他的头,发现没发烧。
  林慕飞掐掉烟,说道:「可能是我神经过敏吧。」将她搂进怀里,享受拥抱
着的温馨,心说,要是这一刻能持续下去,持续到永远那该多好啊。
  想到自己成为杀人犯,想到要坐牢,想到自己会垃圾一样被世人抛弃,不禁
心中沉重,有点绝望。
  将秦芸抱得紧紧的,林慕飞道:「要是我进去了,你可怎么办?」
  秦芸抬起头,美目望着他,说道:「我会经常看你,我会等你回来。那时候
咱们的孩子很大了,我和他一起去接你,让他叫你爸爸。然后咱们结婚,一起过
幸福的日子。」她的表情纯真,是他熟悉的那个样子。她的语调像梦呓,像从童
话里发出。
  林慕飞忍不住热泪盈眶,强忍着不让掉下来,悲声说:「我多希望咱们能像
想像过的那样,结婚生孩子,过幸福日子。现在,我已经不敢奢望了。」
  秦芸睁大眼睛,说道:「只要咱们爱得真,爱得深,一切皆有可能。你别放
弃我,我别放弃你,像从前一样。爱情的力量巨大,没什么不可以的。」
  林慕飞抿了抿嘴,笑得好凄凉,道:「过几天伤好些,我就快点走。我不能
在这里太久,会拖累你的。记住,我走后,你尽快忘掉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你继续上学,发现好男人,再找一个吧。无论在哪里,无论我落到何种处境,我
都会祝福你的,秦芸,我的心上人,我爱你。」说到这儿,忍不住泪水滑下。
  秦芸从没见过他哭,有点吓坏了,柔声说:「慕飞,你别这样啊。我是你的,
我一辈子都是你的。我是不会变心的。你想赶走我,那不可能。咱们永远都要在
一起。」她扑到他的怀里,久久不离开,让男人倾听她的心跳。
  林慕飞镇定一下情绪,说道:「小时候,我就觉得你适合当明星,你歌唱得
好,扮什么像什么。过几天我会离开你。你好久没给我唱歌了,今天唱一个吧。」
  秦芸微笑着点点头,想了想,唱起《我只在乎你》。和原唱比,自然逊色,
但是声音娇柔,带着几分沙哑,尤其感情饱满,凄楚动人,令林慕飞的眼里又生
出新的泪水。
  他也张开嘴伴唱着: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说即将要离去。我会迷失我自己,
走入茫茫人海里……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我,我不能感到一丝丝
情意。
  秦芸唱完歌,再看林慕飞,他是以泪洗面,就差哭出声来。他是男人,他不
会像女人一样发出哭声。
  秦芸凑上嘴,狂吻着他的脸,一边吻着,一边说:「我爱你,慕飞。没有人
能把我们分开。」
  她吻干他脸上的泪水,令林慕飞大为感动,搂着她躺下,抱得紧紧的,不留
一点空隙,心说,无论她有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儿,我不再怀疑她。即使有的话,
我也选择原谅。是的,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男人也得有胸怀。
  唉,不过,我该走了,不能再连累她了。我已经配不上她了。
上一篇:【我们的生活】(6)
下一篇:【我们的生活】(5)

©2014 - 2015 迅雷公寓

www.diguoyese.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