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暴力之王】 (第27章)


  看到这里,虽然土王还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但所有的人都判断出那个美国参
议员就是这个白人女孩的父亲,而旁边那个雍容贵气的美妇就是她的母亲,因为
她们两人眉目之间有依稀的相似之处。
  紧接着,电视屏幕上又调换了另一段录像,这又是一新闻画面,说的是美国
的一芭蕾舞团赴墨西哥演出时遭遇一不明身份的武装团伙的袭击,舞团成员死伤
严重。
  这段新闻的播报时间并不长,主持人也只有寥寥几句解说,但阳明却意识到
这段新闻的不寻常之处,因为这不是警匪之间的交战,更不是两个暴力团体的火
并,而是袭击无辜的演员,并且还是来自强悍国家——美国,这势必会引起政治
和外交的轩然大波。
  当这段录像放完之后,土王按动手中的遥控器,关闭了电视,随后道:「好
了,各位先生小姐,录像已经全部放完,这几段录像完整的记录了整个铲毒门事
件的起因,经过和后果。」
  这时,格尔美娅忽然吃吃笑道:「哦,刚才那个跳芭蕾舞的女孩就是这个白
猫咪吗?」
  「哈哈,当然,这个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土王大笑道。
  「嘻嘻,论相貌,倒是没多大变化,就是这气质嘛……」格尔美娅捂嘴娇笑
道。
  土王哈哈大笑道:「格尔美娅小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白猫咪此刻是在其
主人身边,当然得表现出该表现的样子,如果此刻她再回到舞台,那么她依旧可
以表现的像天使一样美丽纯洁,哈哈……」
  格尔美娅故作惊讶道:「哦,是真的吗?那太让人吃惊了!」
  「哈哈……」土王大笑道,「格尔美娅小姐,现在你知道我要送你们的这个
礼物不仅仅只是我身边的一个女奴了吧?她的来头可不小呢,是铲毒门的女主角,
更引得美墨两国政府一度交恶,可以说是一时的风云人物哦。」
  坐在另一边的桑尼却摊了一下手道:「哦,看你们说的这么热闹,我还没明
白这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谁给我具体说说?呵呵!」
  「哈哈,那还是由我来说说吧。」卢克塞多笑道。
  妮卡希* 阿尔贝拉,美国加利福利亚人,之前录像上那个慷慨激昂,誓言打
击暴力犯罪的参议员便是她的父亲,名叫布尔曼* 阿尔贝拉,此人是一名政客,
为了拉拢选民,也为了给以后的竞选之路铺垫,他选择了向美墨边境的毒枭宣战。
  美墨边境西起圣地牙哥与蒂华纳,东至布朗斯维尔与马塔摩洛斯。两国边界
长达三千多公里,东段以格兰德河为界,中段穿越索诺兰沙漠及奇瓦瓦沙漠,西
段经过圣地牙哥及蒂华纳都会区以至太平洋岸,风景变化多端,有繁华的都会区,
也有一望无际的沙漠偏远地带。
  由于边境线很长,那些较为偏远的地带,政府的职能部门就无暇顾及到,这
就造成了大量的非法移民及毒品走私活动,而这两样又与暴力犯罪直接相关,从
而使得边境线一带的治安十分糟糕,常有暴力团伙的互相火并,也造成了无辜居
民的死伤,所以当地的居民对此十分不满,强烈要求政府打击。
  对此,美国的当地政府也是十分苦恼,他们不是不想打击非法移民和毒品走
私,但是实在是有心无力,首先的一点就是他们的警力有限,在如此长的边境线
是不可能面面俱到的;另外,由于这里是边境地区,当地政府部门不可能越境执
法,那些犯罪团伙只要一到墨西哥境内他们就束手无策,根本打击不到。除此之
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些毒枭,暴力团伙等势力相当大,大到那些普通
警察根本不敢得罪,怕他们血腥报复。
  鉴于这些原因,美墨边境的暴力犯罪案件是一直居高不下,不但在美国本土
是人尽皆知,就连国际上也是相当有名,这令美国政府及墨西哥政府都面上无光,
可也无可奈何。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布尔曼选择了向美墨边境的暴露团伙宣战,由于他身为
国会参议院的议员,地位和权力不是那些地方的政府官员所能比拟的,在他的强
力干预及推动下,美墨两国政府联手成立打击小组,美国这方面不但出动了特警,
连国民警卫队都调派过来一些人手协助,打击力量可以说是空前的。
  准备充分,再加上力量强大,这一次的联合打击自然是成效斐然,美墨边境
最大,最嚣张的武装暴力贩毒团伙,人称野兽营的暴力犯罪组织被一网打尽,该
组织中一号,二号头目均被当场打死,其他的小头目不是被打死就是被俘,可以
说将这个武装团伙完全摧毁了,而这一次的行动就被媒体称之为铲毒门行动。
  最大的武装贩毒团伙的覆灭极大的震慑了其他的小犯罪组织,使得他们一时
都不敢再有所动作,边境上的治安得到了大大的好转,当地居民也十分满意,从
而使得布尔曼的声望得到了大大的提高,再经过媒体的一宣传,他在选民中的支
持率大幅攀升,一举成为下一届州长的热门人选。
  美墨两国政府也因这一次的愉快合作而联系紧密起来,为了进一步加强两国
的合作,也为了庆祝这一次的胜利围剿毒枭,美国文化部门以及民间机构都派出
了不少文化团体去墨西哥进行交流演出,而其中就包括知名的芭蕾舞团——白天
鹅。
  巧合的是,布尔曼的女儿妮卡希就是白天鹅舞团的成员,当然也随团来到了
墨西哥演出,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在一次的演出中,舞团遭到了不明武装分子
的袭击,造成了好几个团员的死伤,而其中的妮卡希更是被武装分子绑架了。
  这一事件震惊了美墨两国,经过一番调查,证实了袭击舞团的武装分子就是
野兽营的残余分子,这股残余势力的头领就是被击毙的野兽营一号头目的儿子,
名叫法塔斯,他领导的这次袭击很显然就是为了报复之前美墨联合小组对野兽营
的围剿,而且还单单绑架了妮卡希,完全是有目的,有针对性的报复当初围剿野
兽营的倡议者布尔曼。
  事实上,妮卡希是布尔曼的女儿这一信息并没有公开,所以知道这一信息的
只有少数人几个人知道,而法塔斯却对此了若指掌,这就让美墨政府感到事情不
是那么简单了。
  而失去女儿的布尔曼更是心急如焚,他勒令联邦警察及调查局的探员加紧破
案,务必要救出自己的女儿,而墨西哥政府那边也是投入了大量警力,毕竟人是
在自己境内遭遇了不测,这令他们面上无光,更感受到美国那边施加过来的强大
压力,令他们就算是想对此案有所懈怠都不成。
  美国之所以急于施加给墨西哥政府压力,令他们加速破案是因为自己这边也
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因为此案被媒体一报道后是全国哗然,都关注着被绑架的妮
卡希的命运。
  在两国政府高层的关注下,底下的那办案警察能不卖力?没有多长时间,那
股野兽营的残余势力就被墨西哥军警一锅端了,其头领法塔斯也被擒获,然而被
绑架的妮卡希却了无踪影。
  墨西哥警方提审了法塔斯好几次,他都不吐妮卡希的去向,直至美国方面派
来了刑讯专家,各种先进而又残忍的侦讯手段轮流使上,终于撬开了这个人的嘴,
得知妮卡希已经被他卖给了哥伦比亚的一个毒贩,早就不在墨西哥境内了。
  得知了这一讯息,美国方面着实感到无比棘手,且不说妮卡希有再一次被转
卖的可能,就是没有被转卖,美国方面也很难确定那个毒贩的行踪,而且哥伦比
亚政局不稳,反政府武装日益嚣张,难以和他们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所以要想
救出妮卡希无疑是困难重重,希望渺茫。
  然而这一消息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外公布,毕竟身为一国政府不能救出自己的
公民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要是被媒体知道,肯定会对执政党口诛笔伐,同时也会
被在野党利用来大肆做文章,所以只好对外谎称妮卡希已经遭遇不测。
  正因为如此,身为记者的索菲以为妮卡希已经不在人世,以至于乍然得知土
王身边的女奴就是她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待听了卢克塞多说完事情的前因后果
之后才明白自己和所有普通美国百姓一样被自己国家的政府所欺骗了,同时亦使
她明白了政治的冷酷与黑暗,什么人权,公民权在它面前是不堪一击。
  尽管此时索菲的价值观遭受了极大的冲击,但眼下她关注的重点还是刚才土
王说妮卡希是送给那几个利比亚人的礼物,心下不禁焦急起来,暗暗推了推阳明,
脸凑过去低声道:「你不是说已经搞定了妮卡希的事情嘛,怎么土王还说她是送
给那几个利比亚人的礼物?」
  「呵呵,别急,慢慢看。」阳明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索菲狐疑的看了看阳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尽管此时她心里好
奇无比,但眼下明显不是细究的时候,没办法,她只好压下好奇心静观其变。
  「非常感谢土王的美意。」
  贝祖此时的脸上闪烁着兴奋之色,他原本以为妮卡希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白
人女奴,所以对土王的示好是不以为意,却没想到她的背景竟然如此不凡,这比
那个美国女记者的价值可是大多了,原先他一直考虑的是如何把那个美国女记者
搞到手,现在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这么重要的一个人,这怎能不令他喜出望
外?
  然而土王接下来的一句话无异于给贝祖泼了一盆冷水,只见土王淡淡一笑道:
「哦,贝祖先生,为了我坦桑肯和贵国的友好,我确实要将我心爱的白猫咪送给
你们,不过现在事情有了一点小小的变化。」
  贝祖心中一凛,遂投去疑问的眼神,土王笑了笑道:「我们的英雄阳也对我
这个白猫咪很感兴趣,提出了想要,哦,所以……好像有点为难了。」
  「哦,阳先生也对那个女奴感兴趣?」贝祖转头看着阳明,阴沉的脸色挂着
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是的。」阳明耸了耸肩道,「我想我喜欢上了她,喜欢上了她那美妙的身
体。」
  贝祖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而这时,忽然响起「砰」的一声响,把大家都给
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原来是土曼伸手拍击在桌子上,同时站起身瞪眼恶狠狠道:
「操,你这个中国小子,跟我们抢人,你信不信我扭断你的脖子。」说着,他示
威一般的曲起胳膊,向阳明展示他胳膊上那一块块隆起的肌肉。
  「这位先生,请克制一下你的情绪。」卢克塞多面色一冷道,「别忘了你这
是在土王面前。」
  土曼脸色一变,似乎显得很不服气,这是只听贝祖一声沉喝:「土曼,坐下,
不许在土王面前如此无礼。」
  「我……」土曼似乎还想辩解,却见贝祖投来一道凌厉的目光,不由气势一
软,悻悻的坐了下来。
  贝祖起身面对土王躬了躬身道:「我替我的手下向土王您表示歉意,希望您
不会介意他刚才的无礼。」
  土王鼻子发出一声轻哼,没有回答,显然对土曼刚才的表现非常恼火,若不
是顾忌他们的身份特殊他早就翻脸将这几个人轰出去甚至采取一些过激手段都有
可能。
  对此,老谋深算的贝祖当然看在眼里,心中揣摩出七八分,他笑了笑道:
「土王息怒!我回去一定向我们的伟大领袖卡扎菲先生转达土王您的善意和慷慨,
相信我们利比亚一定会与贵邦结下深厚的友情。」
  土王闻言脸色稍稍转晴了一些,事实上他也的确有心想和利比亚攀上关系,
毕竟利比亚在非洲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国,再加上它一向反美立场,在非洲乃至
世界都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如果能和这样的国家构筑一定的关系和交往,这对
坦桑肯以及他这个土王都是有好处的,所以他才主动提出将妮卡希送给他们,然
后表达想和他们利比亚建立长期而又深厚友好的关系。
  对于土王这样的用意,贝祖一开始是不以为然,他这一次的任务就是恩塔雅
和尼曼这两个背叛总统的女保镖,现在她们两个已经被解决了,那他的任务也就
完成了,所以对土王有心示好和结交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事实上他也不把这个穷
乡僻壤的土王放在眼里,他更多的关注点还是在索菲这个美国女记者身上。
  正因为如此,贝祖并没有对土王的示好做出什么反应,这也就造成了现在让
他后悔不迭的局面,毕竟妮卡希只是土王表现出的一个示好,他没有做出回应,
因此这个女奴并没有明确就送给他们了,现在知道了女奴的身份,却又半路杀出
那个中国小子,他知道事情有些棘手了,想要得到那个女奴他不得不放低了一点
姿态。
  「尊敬的土王,那您的意思是?」贝祖试探道。
  其实按照土王的本意,他还是想把妮卡希送给这几个利比亚人,毕竟这是他
的初衷,能和利比亚攀上关系那以后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不过一来有些不忿对
方当时的态度,二来阳明也曾救过他的命,他也该回报人家,这关乎他的名声。
  该如何选择对土王来说本是一个难题,不过现在他已经有了主意,只见他微
微一笑道:「这个白猫咪你们都想要,为了公平起见,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哦,什么主意?」贝祖不动声色道。
  「我们玩一个小小的游戏,谁胜出白猫咪就归谁?怎么样?恒公平吧?哈哈!」
  「哦?」
  土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在众人面前晃了晃道:「你们看这是
什么?」
  除了阳明之外其他人只看出了土王手里拿的只是一个用纯金打造的圆环,看
上去很精致,镂空雕花,还可以开合,开合处的构造看上去还颇为复杂,有点像
戒指,又有点像耳环,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装饰物。
  「哦,那是什么?戒指吗?哦,看上去不太像啊。」索菲小声道。
  「呵呵,等会你就知道了,应该会让你吃惊的。」阳明微微一笑道。
  土王见众人露出疑惑问询的眼神不禁哈哈大笑道:「这可是一件美妙的饰物,
穿在女人的下体上会让这个女人更加的迷人,也会让男人更加的亢奋。」
  众人顿时恍然,不过表情却各有不同,几个男人均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而
索菲则是瞪大了眼睛,确实如阳明所预料的那样被惊到了,至于格尔美娅,她脸
上则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这个游戏很简单,谁把这个小玩意用最短的时间从她们身上摘下来谁就可
以得到白猫咪。」说罢,土王拍拍手掌,随即,宽大的弧形楼梯上款款走下两个
人,一个全身蒙着白袍,一个全身蒙着黑袍。
  几个利比亚人包括索菲都是一脸惊愕,几人都没想到土王竟然想出这么一个
主意,这时只听土王又道:「正好,你们双方都各有一名女士,就由两位女士来
玩这个游戏怎么样?」
  闻言,索菲与格尔美娅都为之一怔,随即格尔美娅笑吟吟道:「好啊,我接
受,我想这个游戏一定会很有趣的,咯咯……」
  格尔美娅之所以显得如此轻松自信是因为在她看来,这个美国女记者在床上
情趣方面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土王手上那个阴环虽然看上去构造较为复杂,
自己也从来没见识过,但凭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应该是难不倒她的,而再看这个
女记者,一脸焦灼的样子就知道她对这玩意是一无所知,自己肯定能赢。
  事实上也的确如格尔美娅所料,索菲此时心里是又急又乱,完全没底,先别
说那个她听都没听过的阴环了,就是把一个最普通的圆环穿在女人身上最娇嫩的
地方让她去摘下恐怕她都身颤手抖,一时半会都搞不定了。
  「天啊,怎么办?我不行啊!」索菲在阳明耳边小声急道。
  阳明笑了笑,给索菲投去一个坚定的眼神,然后伸手握住她的一只手。
  「哎呀,你说话啊,别……」
  索菲正着急埋怨时忽然感觉到一点异样,那就是自己的手被阳明强按到他的
膝盖上,令其张开,手掌向上,这令索菲不由收住了口,然后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阳明冲索菲眨了眨眼,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看的索菲心里一怔,随即她就
感觉阳明在她手心里写字,她也不敢低头向下看,只能凭感觉来猜他写的到底是
什么?
  令索菲略松一口气的是阳明写的字很简单,很容易就感觉出来,他写的都是
阿拉伯数字,先是一个二,然后一个三,最后是一,随即手就离开了。
  可是这又是什么意思呢?索菲不解的看着阳明,然而这时那边的格尔美娅已
经在土王的示意下起身离开了座位向那两个蒙袍女人走去,她没有时间来得到阳
明哪怕是一点点的暗示了。
  「去吧,我相信你一定会胜出的。」阳明拍拍索菲的肩膀,冲她投去一个肯
定的眼神。
  「我……」
  索菲还想说点什么时那边的格尔美娅招手笑道:「来吧,大记者,当然,如
果你弃权认输的话我相信土王一定也不会介意的,是不是?」说罢,她抛给土王
一个媚眼。
  土王哈哈一笑,不置可否,索菲气恼的瞪了格尔美娅一眼,随即起身快步走
过去,两人分别站在了一黑一白两个蒙袍女人的身前,这时,土王轻松的呷了一
口酒,然后慢悠悠道:「开始吧。」
  两个蒙袍女子各自将腰间的袍身掀开,赤裸的下体顿时展现在索菲和格尔美
娅的眼前,其他人由于她们身子的遮挡倒是看的不是太真切。
  本来索菲以为白袍蒙身女子就是妮卡希,可掀开袍子后她才发现并不是,身
前的这个蒙身女子是个黑人,身边格尔美娅前那个黑袍蒙身女子同样也是一个黑
人,虽然看不清面貌,但从露出的纤细修长的双腿就可以看出这两个黑人女子很
年轻,身材也不错。
  当然,此时的索菲也顾不得判断身前女子的年龄相貌了,她的目光迅速落在
女子的下体上,令她倒吸一口凉气的是,那金灿灿的阴环竟然穿在女人最娇嫩的
部位阴蒂上,她情不自禁的身子一颤,想象着要是这玩意穿在自己身上那该是多
么疼痛啊!这个念头闪过,浑身竟然冒出了一层冷汗。
  这时,索菲忽然听到身边一阵细微的呻吟,瞥眼一看,原来身边的格尔美娅
已经开始动手了,只见她毫无顾忌的拉扯着阴环,不断捣鼓着其开合处,而在她
这般动作下,这个黑人女子原本被包皮裹住的阴蒂迅速膨胀勃起,挣脱出了包皮
的束缚,颤巍巍的,泛出一丝晶莹的亮泽。
  索菲吓一跳,不敢再胡思乱想了,连忙也开始研究起来,她身前这个黑人女
子由于没有被刺激,阴蒂仍被包皮裹住,阴环的一小半隐藏在包皮里,不过开合
处在下方,倒不需要翻开包皮,将阴蒂硬生生拉出,真要那样的话她估计自己真
下不了这个手。
  定下心后的索菲很快发现这个阴环想要取下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实这
个一开始她也预料到了,如果真如普通金属环那样通过勾环连接那也不可能用来
比赛了,经过细心观察,索菲发现这个阴环的开合处有点像皮带的暗扣,一端有
一道道暗槽,一端可以滑动,使得阴环内圈可大可小,但始终无法将接合处的两
端分开。
  一番摆弄仍无法将阴环接合处的两端分开,索菲不禁有些着急了,再看一旁
的格尔美娅,她也好不到哪去,阴环始终还穿在身前黑人女子的阴蒂上,而且她
不像索菲那样动作轻柔,拽,拉,扯,不但刺激的那个黑人女子淫液涔涔而下,
更时不时的令她发出痛哼,身子几乎快站不住了。
  「别慌,冷静,冷静,一定有办法拿下。」
  索菲心里暗暗为自己打气,同时脑子里飞快的思索该如何打开这个阴环,这
时她想起刚才阳明给自己的暗示,凝神细思了一会,忽然,她脑子里灵光一现,
手上随即按照自己想到的去做,随着一声细微的「咔嚓」声,阴环两端的接合处
神奇的分开了。
  「哦,我打开了!」
  索菲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与此同时,阴环已经从身前黑人女子的阴蒂上摘
了下来,她拿着这个金灿灿的玩意高高举起,兴奋的朝一众人挥舞着。
  「哈哈……好,好……」土王鼓掌大笑,随即对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的贝
祖耸了耸肩道,「哦,贝祖先生,很遗憾,也许这是神的旨意。」
  此时的格尔美娅还半蹲在那个黑人女子的身前,转头仰看着索菲兴奋的挥舞
手上的金色阴环脸上的表情仿佛都凝固了,眼睛里更是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哦,我的朋友,白猫咪归你了,等会我就让人把她送到你的房间。」土王
起身道。
  阳明也随即起身微笑的表示谢意,土王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环视一下四周道:
「好了,虽然宴席即将结束,但愉快的夜晚还在继续,各位,尽情享受这个夜晚
吧,祝各位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大家自然都知道土王这一番话是结束语了,于是都站起来,一个个表情各异
的目送他离开了大厅,隐入后面的那扇小门里。他一走,其他人都随之离席。
  索菲兴奋的拉着阳明的胳膊就要准备离开,这时贝祖忽然道:「索菲小姐也
是美国人吧?呵呵,那个女奴应该就是你的同胞了,是不是对自己的同胞有什么
想法啊?」
  索菲一怔,浅蓝色的眼珠骨碌碌的一转,随即道:「贝祖先生,你这话是什
么意思?我不明白!」
  贝祖意味深长的一笑,淡淡道:「没什么意思,就是一句简单的问话而已。」
  索菲面无表情的耸了耸肩道:「既然这样那我有权不回答你的这个简单的问
话。」
  此话一出,贝祖倒还没什么,一边的土曼却是脸色一变,似要发作,然而贝
祖却用眼神及时的阻止住了他,遂道:「哈哈,当然,你既不是我的属下,同时
这里也不是我的区域管辖范围,你当然有权不回答我的任何问题。」
  索菲冷冷的轻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理睬贝祖,显得十分高傲,这让贝祖稍
稍感到有点尴尬,而土曼对此则感到有些愤怒,垂在腰两侧的手紧捏成拳头,似
乎随时可能冲上去捏断索菲那犹如高傲天鹅般脖颈。
上一篇:【我们的生活】(4)
下一篇:【命书】2-4 泉水洗澡

©2014 - 2015 迅雷公寓

www.diguoyese.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