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命书】1-4 生死之间


              (4)生死之间
  次日早上,林慕飞练武回来,不知该如何面对竹影。
  她在厨房做饭,一边啪啪地切着菜,一边唱着小曲,表情是愉快、活泼的。
  林慕飞的心里一宽,走到跟前,说道:「竹影,昨天晚上对不起你了,你打
我吧。」
  竹影把菜仍进锅里,用勺子翻着,回头剜他一眼,那一眼好妩媚,好甜蜜,
又带着娇嗔,嘴上说:「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只记得你答应我爸要照顾我,一
辈子对我好。」
  林慕飞大乐,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你就是我亲妹妹,就和我家妹妹
子君一样的,我不对你好,还对谁好啊?」
  竹影狠瞪他一眼,哼道:「又是妹妹,亲妹妹的,谁希罕啊。妹妹能跟你一
辈子吗?妹妹能天天和你在一起吗?妹妹能和你晚上一起睡觉吗?」
  林慕飞为之语塞,说不出话。
  竹影见状,心情又转好,继续唱着: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
个人人爱,姐妹们跳出来,就算甜言蜜语把他骗过来。好好爱。
  她还有动作,一腿不动,另一腿脚尖着地,屈着膝,有节奏地颠着,她唱得
好俏皮,好风趣。
  林慕飞站在她的旁边稍后,看她的腿的节奏,才注意到她的身体。
  她穿着深蓝的牛仔裤,裹得那腿圆圆长长,屁股更是滚圆如西瓜,规模不如
西瓜,也挺可观的。偶尔还随着腿的动作扭上几扭,更增加诱惑力。
  林慕飞将目光落在她的屁股上,想起干秦芸的后入式。其中的细节、滋味儿,
每次回想都令人飘飘荡荡,仿佛脱离人间。
  竹影干完手头活儿,见林慕飞侵略性的目光,再见他的裤裆膨胀,不禁面泛
桃红。她以为是自己色诱造成的,不知他是在想秦芸。
  一般女孩子早吓跑了,她没有跑,而是来到他的面前,直视着他,取笑道:
「慕飞,原来你是这种人啊。我现在才知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在他
的包上扫了一眼,又转身热饭了。
  林慕飞霍地惊醒,自我解嘲道:「不知咋地,我想到汽车技术上去,想得入
迷,快成白痴了。」
  竹影吃吃笑了,说道:「白痴未必,快成色狼了吧?」
  林慕飞当即表示:「我的心里只有她一个,不会变色狼的。」
  竹影心里莫名的一酸,说道:「那我跟她哪个漂亮呢?谁更有魅力?」
  林慕飞望着她,沉吟一会儿,说道:「你们都漂亮,都很有魅力,只是你们
类型不一样,她属于小巧玲珑型的,你是长身玉立的。她是老婆,你是妹妹。」
  竹影脸上阴晴不定,听到妹妹二字,猛地冲到他的跟前,说道:「又是妹妹。
好,我这个妹妹这辈子跟定你了。你老婆和你能做什么,我也能做什么。你就等
着享福吧。」说着,以胜利者的姿态去盛饭了。
  到吃饭时,三人又团坐一起。郑历眉飞色舞,跟二人聊着天,一会儿谈未来,
一会儿谈厂子,一会儿又谈竹影的学业,嘱咐她暑假不能荒废,得多干点正事儿,
不能整天和同学游山玩水。还要记得按照吃药。这个病还没有好呢。
  竹影一一答应着,不时拿眼睛瞧林慕飞,脸上温柔,桌下的脚已狠踩林慕飞
好几下,疼得林慕飞直皱眉,还不好发作,还得脸上陪笑,心道,这个疯丫头,
谁要是取她当老婆,可得吃苦头了。
  上班时,郑历和林慕飞换好工作服,一前一后出了家门。竹影送到门口,冲
林慕飞挤眼弄眼的,尽显少女风情。他故意视而不见。
  路上,郑历问道:「慕飞,昨晚上我跟你说的照顾竹影的事儿,是不是挺为
难?」
  林慕飞昂首挺胸,说道:「师父,竹影就跟我亲妹妹子君一样。我很愿意照
顾她。可是你不该说那些不吉利的话啊。」
  郑历望望升高的红太阳,阳光将他瘦脸映成黄色,说道:「大概人年纪大了,
想得也多。你要好好干,我全力帮你,让你前程似锦。至于钱的事儿也别愁。咱
们的辉煌就要来了。那时候想要啥没有啊?咱们心想事成。」
  郑历合上眼睛,仿佛处在那美好的生活中。
  到了工厂,在生产之前,先要集合点名。郑历面对着几十号人,摆出车间主
任的派头,直立,严肃,目光如冰。点头的任务,他交给秦枫干。
  秦枫是场里的工程师,还是代副主任,是个高瘦的青年,将近三十岁,长得
俊俏、斯文,戴一副白眼镜,那样子有几分像歌手林志炫。他和林慕飞一样,在
厂里广受女性们喜欢,当他们是梦中情人。不同的是,男员工们也喜欢林慕飞。
  秦枫和林慕飞在外表上是两种类型。二人都是将近一米八的个头,但林属于
猛男,浓眉大眼,鹰鼻阔口,古铜色的脸,而且身强体壮,肌肉发达,充满北方
男儿的阳刚之气。
  他们二人站在一起时,一个如江南才子,一个似塞外大汉。
  今天的秦枫,明显不在状态,脸上带愁,心事重重,一双眼睛黯然无神。在
点名之前,林慕飞问他怎么了,他强笑了笑,说我没事。
  点名时,他把李响念成了李晌,孙二虎念成了孙二几,李咬念成了李口交。
  前两个名字一错,大家笑出声。郑历向大家一看,大家赶忙闭嘴,强作正经。
可『李口交』三字一出来,众人哈哈大笑,几个女员工则涨红了脸,捂嘴忍笑。
孙二虎则吹起口哨,一张雀斑脸生起淫秽之色,两只金鱼眼转向左边一个女员工
小江的胸脯,垂涎三尺。
  林慕飞就在他左边,隔着两人。他的这个反应恰好被林慕飞看到了。他鄙夷
地扫了孙二虎一眼,身子向前挪挪,刚好挡住他的不洁的目光。这使孙二虎很不
高兴,偏偏对林慕飞又恨又怕,可不敢对组长怎么样,几次交手都败了。孙二虎
不止一次想,要是有机会,一定报复他。
  郑历说:「秦枫啊,还是我来念吧。」
  秦枫点头道:「师父,对不起了。我昨晚加班到天亮,影响身体了,看字有
点花。」
  郑历说:「去休息一下吧。」接过点名册。
  秦枫则走向休息室,脸上发热,口中喃喃自语,没人听见他说什么。
  那边的郑历,代表工厂又说了一次这回甄选的重要,只要被选上,就能出国
深造,等到镀金回来,也不是回工厂,很有可能直接进吉通集团,成为精英工程
师,前途绝对远大。
  美好的描述,固然很让工人们心动,但到最后,大家也心里有数,像这样的
好事,哪轮得到普通工人头上?当前的热门人选,要嘛就是秦枫,他是大学生,
又是代副主任,实力最好,要嘛,就是比较有门路的几个,比如郑历自己的徒弟
林慕飞,还有孙二虎,他是厂长的亲戚。
  郑历说完,开始布置上午的任务。布置完一项,人走一些。最后是林慕飞这
一组和几个新来的工人。
  林慕飞带人奔向几辆坏车。在分配活时,他将一个新人分给孙二虎,让他教
最基本的操作知识。
  他心里惦记着秦枫。这是他的好哥们,一同长大,又是未来的大舅子,秦芸
的哥哥。当初自己进修配厂,就是秦枫给推荐的。他们平常好得穿一条裤子。有
什么事儿,共同分担。秦枫今天的失态,一定大有缘故。不然,以他的能力,怎
么可能犯那么低级的错误呢?
  他进休息室时,秦枫正坐在长条椅子上抽烟,翘着二郎腿,一道道烟丝袅袅
升起、消散。烟后的秦枫眯着眼,一会儿笑,一儿悲,一会儿叹息。让人猜想,
他的内心必有故事。
  这个休息室是大家共用的,几十平米大,三面靠墙是铁皮柜,墨绿色的。屋
里散发着一股油味儿,分不清是什么油。
  林慕飞往他身边一坐,秦枫递过一根烟,林慕飞叼在嘴里,又在秦枫烟头上
一对,便着了。二人一同吸,烟丝更多,烟味更浓。
  吸了几口,林慕飞看向秦枫,问道:「咋地了,老伙计,让人给煮了?」
  秦枫苦笑,将手中的烟蒂扔掉,又续上一根,深吸了一口,吐出几个烟圈,
个个烟圈像有了生命似的,活活地动着,飘着。
  他望着烟圈,说道:「以前,我自命清高,自命不凡,现在才知道,在人家
眼里,我屁都不是。太他妈的失败了。昨晚半夜,我一个人爬上宿舍楼顶,望着
天上繁星点点,地面灯光绚丽,想到自己痛失所爱,我的脚步向前挪,再向前挪,
鞋的三分之一已经悬空了,再向前挪一点点,我就解脱了。可是我突然想起老爸,
想起妹妹,想起你,我又退回来了。我不能让你们伤心。」
  林慕飞听得心惊胆战,拉住他的手,说道:「秦枫,无论有啥事儿,咱们可
以一起商量,你可不能干傻事儿啊。女人不有的是吗?这个不行咱再换,别一棵
树上吊死。」这个一向阳光的秦枫竟然要自杀。太不可思议了。
  秦枫笑望着林慕飞,拍拍他的手背,很洒脱地说:「一切都过去了。我不会
再犯傻。生命只有一次,我凭什么不珍惜呢?活着就有希望。」
  林慕飞长出一口气,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秦枫扔掉烟头,说道:「晚上,咱们出去喝一杯吧。」林慕飞点头。
  这时,修理工小李跑进来,气喘吁吁地说:「老大,快去吧,车间出事儿了。」
林慕飞腾地站起来。
上一篇:【命书】1~-5~8
下一篇:【命书】1-3 苦和甜蜜

©2014 - 2015 迅雷公寓

www.diguoyese.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